大乘非佛說這項命題,是上座部或小乘佛教的說法,如果從大乘佛教的經論來看,百分之百肯定大乘是佛說,如《入菩薩行論》<智慧品>中,就有相當精采的中觀與小乘的辯論,從中我們可以知道為什麼大乘肯定是佛說。《攝大乘論》中所立有關「大乘佛說」之量(論式),勝軍認為有所過誤,故新立「兩俱極成非佛語所不攝故」(非你不可)之量,以論證諸大乘經皆為佛所說,世稱之為勝軍比量。總之,大乘經論絕對承認大乘是佛說。
  以上已經說明大乘是佛說,假設再從另一方面來看這個問題,從最糟糕的情況來看好了,
即使大乘佛經真的是「非佛說」,難道就沒有它的意義與價值了嗎?能夠一筆抹殺其全體的意義與價值嗎?只要經文能夠令我們「增上」,對我們的「智慧」有所啟發,那麼大乘佛經即使非佛說,也有它的價值。復次,由於大乘佛法是後起的思想,它更有機會去修正並圓滿佛陀時代說法的缺失。成佛到目前為止雖只有一位證得佛果,然而,兩千五百年來有無數的高僧大德證悟而說法,假如這些所謂的偽經是由這些證悟的高僧代佛說法,能夠說這些經文都應被丟棄嗎?只要經文對我們有一點點的利益,我們都應虔誠地頂禮「法」,並感恩一切印度中國的祖師大德把法流傳下來。這才是健全的心態,而不要嫉惡如仇地視一切大乘經典為罪大惡極。引述八世紀一位西藏高僧的話,「如果事情可以解決,就沒有必要為它起煩惱;如果事情無法解決,為它徒生煩惱則更加愚癡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