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 
2013-10-27 禁語的極限挑戰
 
禪七弟子經歷千佛塔寺的禪七禁語後
產生一連串的極限挑戰
挑戰人體貪瞋痴的最高上限
相當有趣
也請觀一及觀婉看完此篇文章後
能幫忙解決他缺一本書的問題
感恩大家
以下即是他的感言:

师父吉祥,

禁语是我一直很想玩的游戏,平时不大爱说话,持戒后发现我真的连怎么说话都没学会,讲多两句都会犯戒,于是话也越来越少。如果没人来找我说话,我对外界也没有需要,我想我是完全可以不说话的,时间长短不是问题。我期待这次禅七的禁语。

这次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,条件真的很好了。

我对游戏规则的理解,是有需要同事务长说不犯规,小参时说话不犯规。

第一二天,除了与事务长说了一句,还自言自主讲了两句话,我忏悔了。

到了分发法宝的那天,麻烦了。

领到我的那份光盘了书,我想起了我的书法老师和师姐,他们对师父一无所知就捐出了作品,我也应该给他们各带一份回去,让他们知道都把作品捐给了谁。他们会很喜欢光盘。我家里是没有CD机的,我的那套光盘可以给他们,要多一套就够了。于是我马上去找师父,请求要多一套光盘,犯规一次;师兄给了我一套光盘,我马上想书也要多一本才对,于是向师兄要多一本书,又犯规一次;我带着书和光盘回到座位上,很满意地看着两套法宝,他们都有了。这时才想起自已还没有呢。翻开书的目录,都是我很感兴趣的题目啊,我得去为自己再要一本。于是又去找那位师兄再要一本书,再犯规一次。那位师兄见我又去要,就说:“是帮别人拿吗?等明天吧,看看谁还有需要。”

在场不是都发齐了吗?我想,现在谁来要书不是帮别人拿的?为什么就不能给我呢?

但是我已经犯规三次了,在游戏中已经死了三次了,我的成本已经相当昂贵,我得省点用了。再去理论又不知要死多少次,不能再干这么复杂的事了。找师父会简单得多,要多少本都不需要理由,我应该还有一次小参的机会,在小参时跟师父说就可以不犯了,这样可以把成本降到最低。

于是在小参时就向师父要书,那位师兄在门口一听到我向师父要书,不等师父说,马上就说还有书,要我晚上去找他。

出了小参室我纳闷了,这半夜三更的到那里去找他呢?又没说清楚,去他宿舍找他?越过三八线犯规,串寮犯规,我现在找他问清楚又要犯规。唉,真怕了那位师兄,事情一到了他那里就复杂起来了。

游戏期间不能干这么复杂的事情,我决定到了次日解禁后再去找他。

但是在最后一天,我没有听到师父说解禁,我是在分享时才听到主持的师兄说禁语是在6日晚10点结束的。我在5日晚最后一支香时胃痛,就中途退出回房吃药对付胃痛去了。师父可能是在那时交待的,所以其他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。

这是后话了,早上我的概念还是游戏中的,但是我也不得不再去找他要书,再迟些,到了散场时,就找谁都找不到了。我用手比划我的书,师兄怪我昨晚没去找他,说他一直在等我,然后要我找事务长,找了一圈之后,结果是没有了。

我生气了。早说不能拿多少本,我再想要也不会去要份外之物。但他一直说有,一直在引诱我去犯规,让我一直在费尽心机去算计,最后说没有。当然我也知道他不是在有意引诱我犯规,那时也没几个人还记得这规了,是我还没从游戏中走出来。但我还是很生气,如果没花那么多的心机去算计,我也不会这么生气,我把师父和小参都算计进去了呀!

那真叫不可收拾,大随烦恼连成一片不可收拾,小随烦恼连成一片也一样不可收拾,否则计数器都要按爆。与嗔心相关的5个小随中,忿心恨心恼心成片蔓延,还好害心嫉心没有,也算是有点善根的了。

修来修去也就这点能耐了,清清楚楚但无法控制,正念正知地去犯罪。挫败啊!

我在回去的路上把当天剩下的几百次灭罪真言念完还是不管用,再念了108次大悲咒才渐渐平息。

其实这事不怪那位师兄,在我决定用犯规的代价去满足我的贪心的时候,已经注定没有善果的了。所以为别人要时很顺利,到我为自己要时,就费尽心机去算计也没有了。这本书后来在佩英师兄那里也是没有的,还近期都不会再印。真是业报,大概是我算计得太尽,把算盘都打散了。

事后,我痛定思痛,要搞清楚是什么东西让我过敏,动了贪心,害我如此动心伤肝地大病一场,病了不能白病嘛。

我对光盘类的东西免疫,我家里根本不配备这些机器,虽然也为光盘犯了规,那不是为自己要的,要不到也不会生气;我对照相免疫,照了相还要保存整理照片,耗费大量时间,是个麻烦事,所以照完了合照完成了任务,我就出去经行去了。

是书,我这书呆子对书过敏。

这个是绝症了,我这贪心没有三大劫是不会熄灭的了,下次再见了师父的书也是必死无疑的了,指望这贪心熄灭不靠谱了,要打疫苗才行了。

想让贪心不起,贪心熄灭是一个办法,还有一个办法呢,就是充份满足它,贪够了就不再贪了。

师父的书是疫苗,我要把师父的书一网打尽!

我已经干了太多坏事,去搞疫苗也是做坏事的感觉。就心怀鬼胎地想,先不要让师父知道,自己去把疫苗搞回来再说。

没想到的是,师父东奔西跑地讲经说法,对众多弟子有问必答,还竟然连网站的邮箱都不放过。我给网站的邮箱发了个邮件,马上就给师父发现了,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就已经被师父捉到佩英师兄那边老老实实办手续去了。唉,我这猴子是跳不出师父的手掌心的了。

师父的效率实在太高,疫苗到手了。

好了,现在疫苗我也打了,下次禅七,不管师父再搬出个什么法宝出来,我也要坚决把禁语游戏进行到底!

我准备好了,下次禅七,再来玩过!

 



社團法人中華大寂靜學會
台南市北區公園路451巷26號
電話 : +886-920190822
信箱 : muchcalm@gmail.com ; j2322025@gmail.com
網址 : http://www.muchcalm.co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