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 
2013-11-30 写在持戒2周年
 

在三次我帶的千佛塔禪七中
有一位參加了兩次禪七的弟子
他一絲不苟的修行方式
實在驚天地,動鬼神
如今,他把兩年來努力持戒的事蹟寫下來
更讓我們回過頭來反省自己
驚覺我們的修行是否太放逸懈怠了
無疑的,從此位弟子持戒的精神與具體事例中
可以激勵我們更加精進於修持
如果你把修行與持戒當作遊戲來玩
你就會覺得充滿樂趣,感到好玩
如果你把修行與持戒當作規定與束縛
你就會感覺很痛苦而被綁死
你看待修行的心態
扮演了你今後是否能有大成就的關鍵
願大家讀了這篇文章後
能深自警惕,起大精進,永不懈怠


****************

写在持戒2周年


  持戒对我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事,我已经放弃了求生净土,在生死关头,我要靠自己。要在这个五浊恶世中轮回,只有一袭清净的戒衣,才可保我免于万劫不复。佛祖说,在家菩萨戒只要一生受持,以后历世就算生到没有佛法的地方,也不会造恶因缘。这件戒衣,我志在必得。

受戒之前,我自己衡量,虽然没受过五戒,但我也一直在接近,虽然做不到满分,但也该合格了,在家菩萨戒虽然戒条好象挺多,但基本上也就是五戒,应该没问题的了。

受戒之后半年里,心存骄慢,放逸懈怠,只当是五戒来持。到了惊觉触犯严重时,才拿起戒本一条一条认真看,真是吓出一身汗来。

在五戒里,杀个蚂蚁只犯戒,不破戒;但在菩萨戒里,只要有杀心,杀蚂蚁也破戒;

在五戒里,盗戒犯足五钱才破,在菩萨戒里,只需一钱即破。

在五戒里,大妄语才破戒,在菩萨戒的重戒里,多了一条说四众过,说四众过也破戒。这一条我犯了,好生懊悔啊。佛祖专门把这一条挑出来,与大妄语戒并列,可见这是佛祖极讨厌的行为,我做什么事不好,非要去做这让佛祖讨厌的事情?我想佛祖不会理我了,不会教我了,真要绝望了。我捧着我的缦衣,心都要碎了,我需要它,我不想失去它,我一定要把它清洗干净。

我在佛前发誓,以后持戒不再讨价还价,我不打一分钱折扣地去持。

我找一位法师为我忏悔,忏悔没有仪轨,我只要求法师在佛前听清楚我的忏悔。我把每一条我触犯过的戒律一条一条念出来,每念一条,说我是怎么犯的,以及以后怎么做,再问法师,我这样做可以吗?法师说好,再念下一条。我共忏悔了2条重戒,五六条轻戒,为一条轻戒求了开缘。

我用的,是《大方等陀罗尼经》护戒分中的忏法。在经中,佛祖教,有七科五事等人不得来往,我想,我是只能与圣人来往了,佛祖不让我去度众生了?再往下看,出家人不禁,为什么呢?就如婴儿刚学走路时,母亲不会让他走太远,是为了保护BB不受伤害,健康成长。看到这里时,我感动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。我好象听到佛祖很慈爱地对我说:你还是个BB哦,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学说话学走路,吃得饱饱的好快快长大,度众生这等重活,是大人做的事,就先让哥哥姐姐们去做吧。佛祖圣明啊!我的身边的亲人一个个往地狱冲去,我一个都拉不住,见有受苦的,就想去救,我不救还好,越救人家还越陷越深了,我只会帮倒忙,我根本就没有度众生的能力。我打定主意,从此老老实实地做个BB,不再去做帮倒忙的事。

在第一年的持戒之路,我走得很艰难,可以说是连爬带滚地走过来的。教外之人,无法理解我的信仰和从中所得的快乐;教内之人,无法理解我的执着。五戒的开遮持犯很多著作,但菩萨戒的指引很难找。戒律这话题不是谁都愿接,无人可问,也没有人可以商量探讨。我有一次是很着急了,就去问佛祖。把律藏的目录在供案前打开,顶礼三拜,求佛祖加持地,让我知道我答案在哪里,然后顺着目录一条一条往下找。真的很快找到了,找到那条经目就想翻开,翻开就是我想要的答案。佛祖从来就不曾离开过。在BB蹒跚学步时,父母的手一定就在背后,这一点,我从不怀疑。

在持戒一周年那天,我真想哭,想着受戒那天的情形,历历在目。那时大殿之上站满了受戒的菩萨,现在他们都在哪里,他们是怎么持戒的?这世界一时这么小,一时又这么大,受戒以后,我怎么就一个都遇不到呢?我挂念他们。

那天,我跟佛祖说,BB我这一年走得很艰难啊,走得是连爬带滚的。但不管是爬也好,是滚也好,BB我是在走啊,不管多艰难,我也会走下去,但,BB我很孤单。。。。。。我也知道修行这条路会越走越孤寂,但我还是个BB,我还需要扶持,需要指引。。。。。。

随后就是12月冬至的禅七。禅七后,我心中就很清楚:大寂法师,是佛祖为我安排的老师。

我发现,只要我做个听话听教的乖BB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我在佛菩萨那里从来都是求什么有什么,多么刁钻古怪的要求,都可以得到满足。当然佛祖也赏罚分明,放逸懈怠会有棍子的,那棍子我见过了,快把我吓死了。

2周年的今天,我跟佛祖说:感恩佛菩萨的引导护念和加持,有了师父的扶持和指引,BB走稳了,前方的路看得更加清晰,也不再觉得孤单,感恩师父!

戒律真是不可思议,真的做到了,才会知道佛祖真的用心良苦。

见乞不与戒,让我解开了无住相布施的迷惑,做到一分,就得到了无量;

不蓄三衣钵杖戒,戒本的解释,是蓄备在家中以随时准备供养出家人,现在的做法主张用钱到寺院供养。我就想,这是最容易持的一条戒,只要把三样东西请回家供着,这条戒律就永远清净了。去请时,见有几寸大小的锡杖,大喜,一直担心怎么扛一支巨大的锡杖回去呢。请九衣时,被问码数,我想都不是我穿的,什么码都没关系了,就随意请了一件。后来我真动了出家的念头,就赶紧拿着这件九衣回去换了件适合自己码数的,这是我自己的衣钵啊!那支小锡杖,至今心里仍在打鼓,不知将来会不会为此后悔,不过看到那些粗糙巨大如舞台摆设般的锡杖,实在接受不了,以后见到小巧精致的再请吧。

不往听法戒,是我唯一请求开缘的戒。现在的寺院都在努力宏法,周六日都会转法轮,都是排满的,我要都去听法,就不能去参加志愿活动了。在忏悔时,我用每周2小时的阅经时间,代替了这条戒律,求得了忏悔法师的允许。我的时间安排十分紧张,这了2小时,我连房子都没去收拾,一个月之后,我发现我的房子真的乱得目不忍暏。修行怎能修成这样呢?房子有多乱,我的心就有多乱,我的心真那么乱么。当我定下心来,发现这2小时我做到了,而且以后也肯定做得到,急什么呢?这时我发现大藏经这智慧宝藏的大门已经向我打开。家中的一套频伽藏的大藏经是我最为心爱之物,我若看不懂它,它只是一堆费纸;我若没有时间看它,它只是个摆设。现在,它是我的宝藏。

不供养父母师长戒,开始时我想,我父母都不在了,读书时的老师也已经远离,这条戒不需要操心了。到了我触犯了戒律时,心中很是恐惧,就想起光孝寺的明生大和尚是我的传戒大和尚,我持戒出了问题,应该去向他请教。于是我去找他,但我在光孝寺找了2天都不到他,最后只得放弃,当时我归咎于我只顾去参加志愿活动,三宝福田没种好,就考虑是否应放弃一些志愿活动,去寺院做做义工。后来读《优婆塞戒经》时,佛教,布施时如钱不多,应先施贫穷,后施福田。我知道了,我的问题不在三宝福田,我若时间不多,也应该先去照顾老弱。求忏悔时一条条戒梳理到“不供养父母师长戒”,我知道问题所在,明生大和尚是我的传戒大和尚,他是我的恩师,但我从未想过应去供养,是我没有做好弟子的本份,没有去延续这师徒情份啊!从此我每月到寺院供养。有了这个教训,我从今年的4月份开始,每月都有一笔供养自动转帐到师父的建行帐户,我是怕自己会忘记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我在戒律中获益之多,无法一一列举。而在持戒之中,我把持戒当成游戏来玩,又是乐趣无穷。

如果戒律是个约束,持戒就是件很痛苦的事;但把它当成是个游戏,那就很好玩了,因为游戏的魅力,就在于规则约束,没有规则的游戏没有人会喜欢玩。规则越多,游戏越好玩,越有吸引力。

戒律就是游戏规则,轻微触犯,人会变矮小,严重触犯要死一次,破戒就GAMEOVER了。只要不是GAMEOVER,死了之后忏悔过是可以复活的,变矮小也不要紧,多做对的事情,会有积分的,积分累积,就会 “人身长大”了。

这个游戏的玩法,要加上一点想象力。把现实世界想象成虚拟的游戏世界。

在生活中也有各种各样的规则,所有规则都是在区分利益,简单到马路上的红绿灯也在区分各个方向车辆行人通行的利益,所以违反规则就是在侵犯他人的利益。盗戒要清静,所有规则都要遵守,触犯这些非戒律的规则,人身会变小。

有的地方不是路,走过去要在游戏中会掉下去变矮的,如没有斑马线的马路;有的地方的桥是间歇出现的,只有在桥出现时走过去才时安全的,没桥时走又要掉下去变矮,如红绿灯。有的门在满足条件时才会开启,没满足条件时撞上去又要变矮,如地铁公交的门,要等里面要出来的人全部出来,门才是开启的;有的座位在某种条件下是要冒火,把人烧成小矮人的,如公交上有老弱残孕出现时,还坐着座位就会冒火;我的时间大部份都已承诺给予他人,在不属于自己的时间里做大量自己的事情,时间又会把人压扁,如在上班的时间上网,聊Q等;有的东西放在那里,使用不当,那些东西会变大,充满空间,自己则寸步难行,如使用公司的设备去做私人的事情,如打印、上网等等。。。。。。

严重触犯戒律,就要死一次了,破戒就GAMEOVER了。只要不是GAMEOVER,死了之后忏悔过是可以复活的,游戏还可以继续玩。

一次与同伴们玩野外穿越,从早上9点走到下午2点才走完行程,一行人又累又饿向饭店走去,路上见一条流狼狗,身上有伤,很饿,我的饼干它不大爱吃,同伴给些肉干它还会站起来作揖,很可怜的样子。它需要照顾,但我不敢收留它,戒律不充许我养动物。一时不知何是好,同伴们在催促,我只好跟上大队。到了饭店一坐下来,我马上拿出手机去联系我以前参加过志愿活动的收养流浪狗的团队,他们愿意收留,但要送到远郊,也没问题了,我吃完饭就送它过去。吃完饭,我打包了些饭菜,去找那狗狗,但再也找不到它了。这时我想起了那条“行路见病舍弃不顾戒”,糟,如果是人,我这次死定了,这狗。。。我死了没呢?回家赶紧去翻戒本,但我翻开戒本,什么也看不进去,只看到那狗狗无助的眼神在我眼前晃。。。我合上戒本,忏悔吧,众生平等,人和狗其实没有区别,我不该离弃它,又死一次。我仍要用性命的代价,去换取对规则的理解。

一次在路上,见个流浪汉躺在路边,我想他不会有病吧?他们总是这样走到哪睡到哪。我在他身边走过,没停下。走出好远,下雨了。我又想起那流浪汉,他真有病就麻烦了,搞不好我又要死一次。我最终决定回去看一看,要能证实他无病,那心里就踏实了,否则我这次死了没死都不知道。走回去叫醒他,发现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这会就算是倾家荡产我都不敢走开一步了,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。可我真的好多事要做啊,一边等救护车,我心里一直在想我那些计划中要做的事如何是好,真不知这事要纠緾到什么时候才能脱身。救护车来了,医生护士略作检查,血压低,要带他回医院,我帮他收拾好东西,交给医生,问:你们会照顾他,是吗?医生答:会报警,找他家人。我又问,我可以走了?医生点头。我如释重负,要本来是想这次定要耗费时间金钱并无穷无尽的纠緾于麻烦事中。整件事下来,我实在是关心自己的戒体多过关心流浪汉的身体,不是有戒在身我不会管这麻烦事,实无慈悲可言,但我做到了。这是戒律的力量所在,这是从无到有的突破,下一次,慈悲就会生根发芽。

一次与弟妹在外吃饭,饭毕打包,她包肉我包素。走到寺院门口,遇一着僧衣人,向我们索取手上打包的食物。弟妹躲开,说:“我这包里是肉。”我想,我这包是素啊,没多想就给了他。我在回家的路上想起这事,一拍脑袋:“残食施四众”,又死一次。我以前是认为没有机会犯这条戒的。。。。。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总之不知死了多少次了。但是我的经验在慢慢积累。每月两次诵戒,以前诵一次戒总要爬起来忏悔好几次,现在越来越多,是可以安然不动把戒条念完。

愿佛菩萨加持护念,在我菩萨戒戒行合格之时,让我看到更高一层戒律的通道向我打开。

 

 



社團法人中華大寂靜學會
台南市北區公園路451巷26號
電話 : +886-920190822
信箱 : muchcalm@gmail.com ; j2322025@gmail.com
網址 : http://www.muchcalm.com.tw